微信账号:
bestyibi006
你好,欢迎来到588论文网
搜索
管理论文:对于中美两国战备物资管理的现状及影响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21-01-19 22:26:43    浏览次数:
摘要:为完善我军战备物资建设内容,探究高效存储、精准保障的战备物资管理理论,分别从美军和我军的角度,从运作理论、法律法规建设、储备方式、物资分类、轮换更新等方面对战备物资综合管理研究进行综述,并提出对我军的启示,指出下一步继续深化战备物资建设和管理的研究方向。
为完善我军战备物资建设内容,探究高效存储、精准保障的战备物资管理理论,分别从美军和我军的角度,从运作理论、法律法规建设、储备方式、物资分类、轮换更新等方面对战备物资综合管理研究进行综述,并提出对我军的启示,指出下一步继续深化战备物资建设和管理的研究方向。

  关键词: 战备物资; 物资储备; 物资管理;

  Abstract: In order to improve the construction content of war readiness material in our army, and explores the management theory of war readiness material with efficient storage and precise support, this paper firstly summarizes the research on comprehensive management of war readiness materials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US army and our army, including operation theory, construction of laws and regulations, reserve mode, material classification, and rotation and updating. Then, it puts forward some enlightenment for further deepening the construction and management of war readiness materials.

  Keyword: war readiness materials; material reserve; material management;

  战备物资是战争活动的物质基础,其主要目的是弥合突发事件和战争爆发后物资供应与需求在时间、数量上的不一致,从而保障物资的连续供应。为保障军队和社会生产实现平转战的平稳过渡,同时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备威慑,我军必须建立一定规模的战备物资储备。为提高我军战备物资的储备效益,保证物资质量,众多学者围绕战备物资的管理进行了大量研究,内容包括战备物资运作理论、法律法规建设、储备方式、物资分类、轮换更新等。然而,在我军新体制和社会生产力不断进步的背景下,战备物资建设管理的方法理论需要不断完善和创新。本文对前期关于战备物资综合管理的研究进行梳理总结,提出下一步继续深化战备物资建设和管理的研究方向。
 

中美两国战备物资管理的现状及启示
 

  1 、美军战备物资综合管理研究现状

  1)、战备物资的定义。

  美军认为战备储备是做好应对突发事件和局部战争的准备工作,保证战争初期国家经济、生产平稳过渡到战时轨道,储备的物资品类包括武器、装备、弹药、油料、给养、卫生器材、维修备件以及其他物资。美军的3110.6指令《战备物资政策》把战备物资定义为“达到预定方案中作战目标所需的,对完成任务必不可少的主要成品、次要军用品和军需品”。

  2)、战备物资的管理。

  美军经历了二战、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等多次实战考验,后勤保障模式先后采用了“主动配送”“聚焦后勤”“精确后勤”和最新的“感应与响应后勤”,这期间不断优化调整战备储备结构。有学者认为缩短战备物资向战场供应输送的反应时间,缓和保障压力,战略物资储备供应必须朝着规模化、标准化、精细化的方向转变。同时,准确预测战备物资的需求是关键问题,可通过建立数学模型求解,并论述模型的目标、背景、运作程序以及经验和教训。

  战备物资的种类和属性多种多样,在储备时要根据物资特点和需求情况有选择性地进行储备。美军认为储备所有需要的物资是不现实的,战备储备应该只针对在战争初期对作战十分重要的物资进行储备。战备物资在储备过程中要求平时不允许动用,这样一来物资的静态存储期较长,占用的军费比例也比较大,所以美军在战备物资的储备方式上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在平时不仅储备定额数量的实物,还同时进行技术储备和资金储备。对于“剩余物资”,美军认为是指本部队不需要、可在全军系统内部调整使用或调整使用后仍多余的储备物资,处理的方式包括在军队系统内部调剂使用、移交地方、捐赠、销售和报废等。为此,美军成立了国防物资再利用与销售服务中心,并辅以多余物资信息管理系统,解决了多余物资处理的难题。

  3)、物资储备的法律法规。

  美军对战备物资综合管理的法律法规研究较早,通过多年的完善和创新,目前已形成相对成熟的战备物资法规体系,使战储建设工作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美国早在20世纪40年代就颁布了《战略物资储备条例》,后续又制定了《战略和重要物资储备法》《货架寿命物品管理》《战略和应急物资储备法》等一系列战备物资管理法令,对战备物资的采购、运输、包装、调配、管理、库存等方面都进行了详细规定。各军种也颁布了自己的战储综合管理规定,例如美国海军司令部针对其专用物资颁布了《海军战备物资需求》法案,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制定了海军专用战备物资的全寿命周期管理过程细则,以及划分所属部门、岗位的职责。美军强调战备物资综合管理法律法规的作用,且不断对其进行实践与探索。

  4)、物资的轮换更新。

  美军对储备物资进行货架寿命管理,坚持用旧储新原则,指出在订购装备物资时应充分考虑后期轮换更新问题。美军十分重视储存物资的轮换(周转)速度,认为轮换能够提高存储质量和经济效益。以美空军奥格登后勤中心为例,1983年,其所储的航材物资周转两次,通过出售多余物资、处理过期物资、有价支援部队和地方等方式,当年获利18亿美元[1]。

  很多学者认为储备物资的轮换更新决策主要受到物资的价值损耗特性的影响,对于价值损耗率来讲一般分为固定和线性两种,在如何结合两者从总体来分析储备物资的价值损耗率问题上,Weibull 两参数模型给出了研究方法。Weibull分布能够直接从不同类型的储备物资角度研究其价值特性,目前已经广泛应用在机械、电子等工程类产品的寿命价值分析中[2]。Meeker等[3]使用He-Ne激光器进行加速寿命试验(ALT),分析了各类产品在正常应力标准下的寿命特征,对轮换时机的决策具有指导意义。

  2 、我军战备物资存储管理研究现状

  我军战备物资储备工作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初期。多年来,我军对战备物资进行了大量研究,研究范畴主要集中在战备物资的分类方法、储备方式、仓储管理、法规建设等方面。

  1)、战备物资储备管理的概念。

  根据《军队战备物资储备管理规定》,战备物资(亦称战备储备物资)是为保障战争或应急需要而进行的物资储备,区分为后勤物资器材和装备维修器材。战备物资储备管理是对战备物资进行的采购、储存保管、轮换更新、动用、补充等活动。

  2)、战备物资的分类。

  战备物资的分类是各项战备物资管理工作的前提条件,物资分类的不同意味着管理思路和管理原则也会不同。路胜等[4]根据专用和通用物资及其能否由市场筹措,将物资分为a、b、c三类,作为军队专供专用的a类物资,必须实行一定数量的物资静态储备,也就是“死储”,而b类和c类物资可以通过货币、技术等方式在市场经济下实现“活储”。物资分类要有现实管理意义,需要进一步考虑物资自身属性和外界因素。王珂等[5]基于应急储备物资的价值损耗特性,将物资分为3类:Ⅰ类价值损耗率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减小、Ⅱ类价值损耗率恒定、Ⅲ类价值损耗率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增大,并基于此研究讨论了这3类物资的最佳轮换时机。冀松娅[6]认为战备物资的分类要同时兼顾考虑物资的重要程度和供应市场的复杂程度,将战储车辆维修器材大致分成4类,并针对每类器材给出相应的库存计划控制管理方案。

  战备物资的分类方法使用最多的是ABC分类法,但综合来看这种方法使用单一性的度量指标进行评判,受研究者个体的主观因素影响比较大,之后许多学者对此进行了一定的改进和创新。郭海湘等[7]将AHP方法和ABC 分类法相结合并进行优化改进,创造性地将以往单一指标问题变为多重指标问题,从而降低研究者个体的主观因素影响。还有学者提出网络层次分析法(ANP),与层次分析法相比,网络层次分析法处理各项决策问题更加贴近实际,更具柔性。

  3)、战备物资的储备方式。

  随着国家经济和生产力的发展,战备储备方式在以往传统军队实物储备方式上,逐渐朝着地方化、非实物化的模式发展。金秀满[8]根据储备物资品类和数量来确定具体的储备方式,分为实物储备、合同储备、技术储备和经费储备,建议我军要融入市场经济,充分发挥多元储备方式的保障效益。陆兴元等[9]从方便储备管理和科学计划的角度,认为可以采取预置式储备、临界性储备、协议式储备和计划式储备4种储备方式。罗少锋等[10]论证了战备物资储备转型的必要性和储备技术的可行性,并提出战备物资储备管理应重点向精确化、动态化、虚拟化的储备方式转型。在战备物资如何选择与分配合适储备方式方面,杨振西等[11]利用模糊综合评判的方法给出了9类物资最优、次优和次次优的储备模式,并对储备比例进行了分配和优化。

  4)、战备物资的储备管理。

  赖琼玲[12]认为战备物资管理中的核心问题是储什么、怎么储、储多少,并使用模糊分析、效益分析和消耗仿真的手段解决这3个问题。孟宪志等[13]从储备管理、业务设施、人员素质、信息化自动化程度等要素,分析了我军战备储备物资管理系统存在的问题,并结合外军和国家储备管理优秀经验提出相应的改进策略。罗少锋等[14]在发现突出的老旧报废物资问题后,较为全面地分析了我军战备储备物资处理的运作现状及存在的瓶颈问题,并提出解决策略。

  5)、物资储备的法律法规。

  我军先后颁布实施了一系列战备物资储备法规制度,如《军队战备物资储备财务管理规定》《军队战备储备物资维护保养工作规定》《军队战备物资储备管理规定》《军队后勤储备物资轮换管理规定》《军队战备储备物资依托企业代储管理规定》等。以上法律法规规定了战备物资储备工作的具体流程和目标,使战备物资储备管理有法可依,加强了战备物资的储备工作。可是从以往实施情况来看,这些政策法规落地还比较困难,不能完全适用基层仓库复杂情况。另外,战备物资管理的根本法规《军队战备物资储备管理规定》还是2007版,在军队新体制编制下急需更新。下一步需要在军队新体制编制背景下,从总体上进行宏观建设,分专业完善配套,分步细化流程,从而健全完善新版储备法规体系。

  6)、物资的轮换更新。

  从字面上看,战备物资轮换更新机制是“战备物资”“轮换更新”和“机制”3个词的顺序组合,但从本质上看,是战备物资轮换更新过程中组织系统和运作机制的有机结合。战备物资轮换更新机制可定义为:为使战备物资实现科学、合理且经济的轮换更新,战储计划与管理部门组织各要素之间相互作用的过程和方式,以及对客观条件做出动态反应和调整的过程。目前我军战备物资轮换更新的执行难度较大,轮换速度较慢,库存积压,现状不太乐观。有资料表明,目前我军车辆器材战略储备库存中有 60%以上车型器材储存期限已达到120个月以上,占用了大量库存和资金,处于报废状态[15]。路胜等[16]通过调查发现我军对战备物资轮换机制重视不够,观念比较滞后,人为主观因素影响颇深;客观上存在管理机制不顺畅、经费补偿机制不完备、法律法规不健全等矛盾,这些都不同程度地制约了轮换机制的发展。胡新涛等[17]研究了传统轮换手段在战储器材轮换上的缺陷和不足,将其归咎于物资分类依据不合理,提出一种从器材重要程度出发,运用主成分聚类分析的战储器材轮换方法。周京京等[18]分析了战备物资寿命周期的主要影响因素,总结了分类的依据,并给出各类战备物资轮换期限的理论测算方法。

  从研究现状来看,我军战备物资轮换更新工作的难点问题比较多,轮换过程举步维艰,可以归咎于尚未建立成熟配套的战备物资轮换更新机制。而战备物资轮换机制的施行关键要有一套合适的规章制度,需要重点对系统性规划、组织领导以及运作流程等内容进行规范。在战备物资轮换更新机制的建立上,王军生等[19]认为战储器材轮换机制的过程应该包括战储器材信息管理与决策、拟制轮换计划、选择轮换方式和执行轮换方案。李鹏社等[20]以原总后卫生部“区域一体化卫勤保障模式改革试点工作”的中心医院和旅(团) 部队卫生机构为研究对象,采用模型推演与实践验证的方法,探索区域一体化部队战救药材轮换更新机制,并构建了区域一体化部队战救药材轮换更新组织体系,最终成功轮换药品24个品种。

  战备物资轮换决策主要针对轮换时机、轮换数量和轮换方式3个问题进行,这需要采用定性和定量相结合的方法。在进行决策时,可选取的决策依据有多种,思路和方法也不同。有的将轮换时机转换为求两点路程最短的问题;有的建立退化模型,得到形式简单、易于操作的计算公式求轮换时机;有的按照重要程度将战备物资分类,并给出每种合适的轮换方式,对轮换更新需求重要的物资利用建模计算费用函数,从而确定了轮换时机;有的在研究战备物资自身价值折损规律时引用了Weibull 分布函数,构建由应急物资折损价值及轮换更新过程中消耗的人力、物力资源组成的社会总资源成本损耗最小化目标模型,并分析计算相应的轮换更新决策点[21,22]。

  3 、对我军的启示

  从微观层面来看,美军对于战备物资的定义、管理、立法等方面都进行了细致的论证分析,划分界定了相关概念,理清了各项工作的原则;从宏观层面来看,美军在研究战备物资时十分注重国家的经济结构和军事战略计划,统筹兼顾军事效益和经济效益,注意发挥战备物资的最大战储效益。从当前的研究成果来看,美军对战备物资的各项内容研究较早,形成了许多成熟的管理经验和理论,值得我军学习和借鉴。

  我军对战备物资综合管理内容进行了研究,包括战备物资的运作理论、法律法规建设、储备方式、物资分类等。总的来讲,研究内容较为全面,但还不够深入;研究方法较为多元,但操作可行性还较差;研究思路较为创新,但系统性还比较缺乏。随着技术和经济的发展,未来战争的地点、形式、节奏等要素都发生改变。战备物资是为战而备,为保障打赢,战备物资的各项计划和管理出发点和落脚点都需要紧贴未来战争。基于美军成熟的管理理论和经验,针对我军目前战备物资管理的现状,为完善符合我军发展特色、满足军队改革转型要求的战备物资管理体系,可从以下3个方面继续开展更具体、更系统的研究。

  1)、探索多元化储备,增强应急备战性。

  国家强大的生产力能够提供大量、快速的物资供给,以美军为代表的西方军事强国利用本国内甚至海外的物资供应商实现了战备物资储备形式的多元化,充分利用各类储备方式的优势,实现了各种储备方式的互补。另外,美军还十分重视军地共储共建,追求储供一体化、市场化。我军也在军民融合发展战略下积极探索符合我军特色的多元化战备储备方式。近年来,学者们在多元储备方式的创新和选择上进行了深入分析讨论,但对如何运行军地储备、如何军地合作、如何监管等涉及运作机制方面的问题鲜有研究成果。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在库存医疗备用物资供不应求,国内劳动力和各类原料都紧张的情况下,社会生产储备、技术储备、资金储备等资源储备发挥了平时未显现的应急优势。受此启发,研究探讨这些储备方式在疫情期间的运作机制,总结运行过程中的不足,对建立和落实我军多元化战备储备有一定的启示和帮助。

  2)、研究物资回收处理方案,完善物资管理系统理论。

  美军很早就重视老旧物资的处理,已形成了完整的物资全寿命周期管理理论和对策,提出了“逆向物流”的概念,甚至建立了专门回收再利用废旧和多余物资的机构,并形成一套成熟的运作流程。由于我军战备储备建设起步比较晚,有学者认为目前的研究重心应该放在物资供应端,或者说是储备能力的建设阶段,对于回收阶段的需求还不是特别大、特别急,因此忽略了物资的回收处理研究。但从物资全寿命管理思想来看,战备物资管理环节包含回收;从系统学来看,战备物资建设和管理也是一个系统工程;从现实情况来看,我军仓库中老旧物资问题已变得十分严重,一方面老旧物资的总体数量规模巨大,占用了库容原本就紧张的库房,另一方面继续存储还将耗费各种仓库资源。因此有必要进一步研究战备物资的回收和处理方案,包含老旧物资判别条件、创新处理方式、设计经济高效的回收运输方案等。

  3)、建立轮换更新机制,提高战备储备效益。

  由于战备物资审批权限很高,平时动用的机会和渠道都十分有限,轮换更新作为战备物资结构和数量调整的突破口,起着类似于调节器的重要作用。战备物资若顺利接入轮换更新循环轨道,能及时淘汰出库质量状态和技术状态差的物资,避免无效库存,从而提高整体战备储备效益。梳理现有研究成果发现,该模块相比于其他的研究成果较少,现存的研究也不够深入、不够系统化。具体体现在以下方面:影响战备物资轮换更新的因素研究不够系统全面;战备物资的分类具有单一性,为后续的轮换更新工作带来困难;战备物资轮换更新机制的研究大多停留在宏观层面,很多细节要素研究分析不够具体,比如轮换机制的运作流程、部门职能划分、监督体系等都比较模糊;对轮换对象、轮换数量和轮换时机的定量分析方法和思路不够丰富,与现状结合也不太密切。由此可见,在当下军队新的体制编制调整下,战备物资轮换更新机制的研究涉及内容和要素较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有很多,值得学者对此进行下一步的深入探讨。

Copyright © 2020-2021 588论文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2020017137号-2 
                                                                                           联 系 人:胡老师       微信号码:bestyibi006